第一辞色讲的什么剧情简介

次日,《成都周报》出了特别刊,头版头条粗略说了说阮三姑娘收到薛笺一事,之后登了世子所写的一小段文字。她道:古人云,不知者不罪。阮三姑娘将将十四岁。无知幼女心智未全,并不知打了人二十板子关两日会如何,只当是种小惩戒,绝非故意害人性命。且眼下之律法允许主子随意处置奴才,阮三姑娘并未违法,也没人告诉她打死奴才是不对的。倘若事先有人告知她不得伤奴才性命,她必然不会那么做。故此游击队此举为“事后法”,即根据已发生之事修改规则,再以新修改的规则来判前事,于法学上最错误不过。第一辞色讲的什么阮大爷拿着报纸问世子:“这个管用么?跟贼盗讲道理。”世子道:“死马当活马医罢了。倘若游击队当真只是方家余部在主持便没用,方家跟我祖父有血海深仇。但假如是联邦的人说了算,少不得考虑我的话。联邦要的是将蜀国律法渐渐修改成和他们相类,最要紧的一环便是废奴。我抛出这么大的诱饵,他们不会不接的。”阮大爷问道:“蜀国废奴于他们有何好处?”世子想了想道:“贾琮以为,这一百来年将是科技高速发展时期,最需要人才。奴才当中天赋高的很多,不可浪费。不过我觉得还有别的缘故。”阮大爷点点头。世子又问那小丫头,却是昨日下午已没了。如今阮三姑娘如惊弓之鸟哪儿也不敢去,院中设了十几名护卫跟着。这报纸一出,成都城里的大户人家便开了锅。谁能想到主子小姐打死个奴才丫头也能收薛笺?文官们纷纷上书求朝廷再下重手剿灭游击队,武将们头大如斗——他们委实尽力了。蜀王少不得也头疼。他何尝不想剿除游击队?司徒岑三番四次说尽了废奴的好处,满朝文武悉数反对,他也没法子。一连十天过去了,阮三姑娘平安无事,众人松了口气。世子忽然想起有人卖她的画像,遂问起可查出来没有。下头的人互视了半日,一个推另一个。那小子上前道:“殿下,查出了一半。”世子挑起眉头:“一半是何意?”第一辞色讲的什么合着他们已查到了买画之处,乃是一个极小的画铺子。世子画像并不挂出,想买之人得说个暗号,东家便从里头取画出来卖。这画像也不是东家自己画的,有位小哥每日送来,只卖三十幅,多了没有。只是世子手下查过去时,当日的画像早已卖干净,次日那送画的竟没来!而后一直没来。他们已让画铺画了送画小哥的画像,这几日四处寻访打探,皆没有音讯。世子听罢想了想,命人将那画像送去成都府衙,让捕快们帮着找。第一辞色讲的什么

第一辞色讲的什么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