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记录片《国际足联解密》

国际足联解密6.0

类型:犯罪 纪录片 运动 纪录 美国 2022 

主演:未知

导演:未知

剧情简介

《国际足联解密》 - 国际足联中文网从权力斗争到全球政治,对国际足联的探索揭示了该组织曲折的历史,以及举办世界杯需要什么。

关于齐达内...

唇读专家,刑侦警探,录像带……所有的人们都试图去从自己的角度真正解密7月10日的决赛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没有人能想明白究竟马特拉齐用什么话使得屡经风浪的齐祖在加时赛中失去理智,为什么刚刚还面带微笑的齐祖突然一头撞向马特拉齐?解铃还需系铃人,在意大利《米兰体育报》的一再追问下,肇事者意大利后卫马特拉齐终于第一次向人们描绘了当时的事情经过,并且承认自己曾经侮辱了齐达内,但是马特拉齐坚持说自己对齐祖说的话不过时最寻常的国骂,“是那种球员们在球场上听过成千上万遍的脏话,”马特拉齐否认自己关于“恐怖分子”的咒骂。 “在几秒钟的时间内我曾经对齐达内的球衣有过拉扯的动作,随后齐达内转过头来和我开玩笑似地说道:‘如果你那么想要我的球衣那么比赛后我会把它送给你的。’而随后我就骂了他一句,事情就是这样。”马特拉齐面对本国的记者首次承认了自己对齐达内的言语侮辱。不过在承认了自己曾经向齐祖挑衅的事情时,马特拉齐却始终否认他曾经说齐达内是恐怖分子,他表示自己当时对齐达内戏谑的回击是“我更喜欢脱掉你妻子的衣服”。“这是生活中最为司空见惯的脏话了,尤其是在球场上你可以听到无数次这样的咒骂,我并没有叫他恐怖分子。我不是一个有修养的人,我不知道什么伊斯兰恐怖分子。”在昨天的采访中马特拉齐表示。 在接受采访的同时马特拉齐也否认了自己曾经侮辱了齐达内的母亲,马特拉齐表示“对于我来说,我一直认为母亲是神圣的。”



2006世界杯决赛齐达内为什么用头撞马特拉其?

来自意大利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晚邮报》的消息,马特拉齐今天接受了采访,在采访中,他承认自己在世界杯决赛里侮辱了齐达内的姐姐。以下是这次访谈的详细内容: 记者: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试图破译你对齐达内说的话,在巴西,甚至他们请来了唇读专家…… 马特拉齐: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要向全世界呐喊了,我没有牵涉到政治、宗教或者种族等敏感话题。 · 18岁以下勿点 商搜 · 投入1万年利100万 图 · 少女23岁创业年赚50万 · 做别人没想到的好生意 · 进口服装 火爆中国 · 床上钱 真是赚疯了 记:不谈这些,根据一些报刊所描述,你说的是有关齐达内的姐姐和母亲。 马:我可以排除有关他母亲的话。了解我的人都知道,一谈起我的母亲,我会很感动,我会热泪盈眶。15岁的时候我母亲就去世了,那是一个没有愈合的伤痛,就算要辱骂别人,我也不会提母亲。 记:那就是关于他姐姐了?马:基本不排除…… 记:那就是说,你在场上辱骂了齐达内的姐姐,是吗?马:我重申一次,基本不排除…… 记:齐达内的母亲对一家英国的报纸说,她对你恨之入骨。马:这我能够理解,她会有这样的反应,是因为她读到了一些报纸上刊登的错误的报道。 记:最后可能是你的真相与齐达内的所说相比较。马:齐达内很清楚,我什么都没说过,我很尊敬他,甚至很崇拜他,因为他在球场上表现的非常出色。当我们在意甲联赛里比赛时,我们甚至交换过球衣。 记:在柏林决战,他用头撞你之前,他似乎愿意再次和你换球衣。 马:不过我觉得他具有讽刺意味。 记:齐达内说你挑衅他。马:我当时拉拽他的球衣,试图不让他跃起头球,因为我害怕他的头球会迫使布冯难于扑救。 记:那就是说,你只是拉住他而已?马:当然不。你可以仔细去看电视镜头的回放,你会发现,第一个说话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记:有人认为,那个事件完全可以避免,你只需要将身体稍稍闪开就可以了。马:世界上有多少人会想到,齐达内会在那样的场合下头撞别人呢?我开始以为,他想面对面的回答我,没想到他竟然用身体来回击我,否则,我也会用我的头来撞他的头,这样我们一起被罚出场……如果要说挑衅的话,就应该把事情全说出来。欧洲杯的时候,托蒂向丹麦人吐口水,结果他成了大恶人,但没有人问过鲍尔森对他说了什么。如今,我和齐达内的事则相反…… 记:你觉得自己成了替罪羊了吗?法国输了,齐达内被罚下了,看上去这都是你造成的。马:我觉得法国人应该接受事实,就像我们2000年欧洲杯失利一样。在柏林的赛前,我们心中的复仇与恐惧交织在一起,我们只是希望,幸运女神能够站在我们一边…… 独家 春色 Ayawawa扮靓性感丰胸 鲁尼女友秀黄色比基尼 瞬间 幽默 意球员激情热吻金杯 英超波霸海边丢失爱子 记: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要求收回齐达内的金球奖。马:我不同意,他得奖是理所当然的,不能因为个别事件否定他的成绩,当然,也不能因为一些个别事件就将别人定义为恶人。 记:不要太难过了,来说一下大力神杯吧。马:大力神杯太美丽了,我将他的图形文身在我的左腿上了。决赛时,当我进场时,我就产生了想触摸它的念头,但是我对自己说:如果你是男人的话,就应该在比赛胜利之后去触摸它。但是,在比赛的时候我还是会不停的远远的看它。最后我要说,我不是一个圣人,但是我也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恶人。

猜你喜欢